Loading

  • 日常美術館:丹尼爾.賽維勒斯.范弗 EVERY DAY MUSEUM:DANIEL SUEIRAS FANJUL

    藝術家丹尼爾一直都喜歡自然界,尤其喜歡動物,是丹尼爾最大的啟發跟樂趣的來源。其實我們不能沒有自然,因為我們也是其中一部分。藝術家認為人類太晚發覺自己也是動物,也太快就忘了這個事實。人類的生活方式與自然界格格不入,使我們認為自己是分開的。丹尼爾是希望自己的作品是有社會意義的。自從當畫家開始後,所有的系列都和存在主義有關,思考人類在自然界的定位,以及人類真正的本質 – 本能與理性的衝突。就柏拉圖所說「人類是同時被兩匹互相拉扯的馬拉著的馬車」,我也總是試著讓觀看者從不習慣的角度去觀看自己。藝術這份工作獨特的地方就是不斷的改變,嘗試新的想法,這也是為什麼我決定當藝術家。
  • 紙上藝術導覽 - 7

    年末的當代藝術洗禮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對於未來的想像摻入了實際的體悟,像是點點的小星光在遠方閃爍,頓時新的一年裡所有的未知被照亮了。不論是自身與「物競天擇」、「餵養」、「虛弱」、「低頻干擾」、「腦補」    等詞彙所共享的共時性與對應關係,這些揭示使得每場展覽都像是微冷氣溫裡,帶點偶遇的暖陽,細微而深刻。祝,冬季愉快! 藝術美味│藝術家:杜珮詩、張碩尹×鄭先喻、黃偉軒、彭徵維 台北空間 一早醒來,日光灑落在餐桌,咖啡正在壺裡沸騰,桌上有一籃全麥麵包,幾盅奶油與手工果醬,兩顆半熟荷包蛋和一碟切片蘋果。美好的一天就此開始!直至現在,我們並未馴化更多作物,可以說人類還懷著遠古農民的胃;我們也不能說農業革命帶來的是輕鬆生活的新時代,因這不過是一場騙局罷了,我們熟悉且習慣的糧食都可能間接或直接地對我們產生威脅。 藝術家彭徵維將自身置於危險的場域並進行一天三餐的飲食,意味當攝取食物的同時,生命也可能暴露在高風險的危機之中,藉以凸顯食品本身的安全性。而藝術家杜珮詩則是以現成影像進行拼貼,享用豪華餐點的各國領袖,在餐桌上討論第三世界糧食危機,充滿諷刺與冷漠的畫面。黃偉軒揭示一個原本企圖隱藏於內心場景的暗角,在群體不經意的關心中,所承受的言語重量與反饋之中偶然刺痛的一道情緒切口。 張碩尹與鄭先喻打造一個封閉的循環系統,玻璃箱中繁殖數千隻白線斑蚊,將蚊子的真實生命轉換為遊戲中的虛擬生命,兩者間相互餵養,探討人與生命的價值以及在真實與虛擬中不對等的互換體驗。 Glitch│陳立穎 個展 台中空間 陳立穎的畫作使用文化符碼去進行轉化與延伸,重新拼組符碼來構成畫面,反思自身在藝術培養的過程中,在西方美學架構下,學習光影、透視等西方藝術技巧,思考與自身的關係。這當中巧妙的呼應了在台灣這一世代裡的藝術家,面臨東西方資訊爆炸的衝擊下,該如何回應自己的文化定位?作品裡,時而將中世紀宗教繪畫常見的遠方奇形怪狀的山,與山水畫裡崢嶸的畫面並置;時而利用人物背景所呈現的風景暗喻主景人物的一切,或是將畫面的團塊分解為更細碎的小團塊,再利用這些團塊的層次挑戰著觀者的觀賞力道。 當思考更加深入之後,問題就鑽得更深,無窮無盡,全然地陷入,隨著藝術家的旅程邁進,無解地努力爬梳著,直到放棄思考,旅程瞬間停止,形成無可觸及的顫動:Glitch。 南方野獸樂園│丹尼爾.蘇維勒斯 個展 駁二空間 乍看丹尼爾的作品,很快地就能被畫面中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所吸引,與作品中的動物對望相視後,會有種與畫中動物互換位置的錯覺,彷彿我們被侷於框內,動物卻在框外肅然而立的凝視著我們。 「道德毫無神聖之處,它純粹祇是人之常情」指向道德為人類創造的一套公式,使我們依循著公式而生活,並與自然中的動物分野,在追求倫理價值下我們時常犧牲掉動物,卻忘了我們也身為動物的這個事實。藝術家透過作品來寓言,人類若不能與自然和諧相處,也許在物競天擇的遊戲中,即將面臨去留的會是靈長目人科人屬的「人」。當人能以身為動物的姿態,突破獸欄般的道德框架,喚醒心中尚未崩壞的獸性,這樣的獸性並非指向野蠻或原始,而會是一種更尊重自然的態度,方能體現為純粹的生命價值。
  • 靈長類人科動物圖鑑

      「我們以為屠刀很快就會落下,然而真正的答案是:在懵懂中被奴役至死。」- 《犬之島》   魏斯安德森《犬之島》Χ 丹尼爾・蘇維勒斯.范弗 Daniel Sueiras Fanjul 相較於四肢靈巧、腦容量大的靈長類動物,智商較高的人類因現代醫學和科技進展大幅延長了生命週期。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演化下,人類成了地球上強勢的主宰者,為了爭取生存空間、滿足己利,對其他物種進行大規模的掠奪,強取棲息地、侵略大自然,加劇了其他物種與生態滅絕的危機,如今全球暖化造成的極端氣候,正一步步向人類反撲。 「給我記好了,在我這裡不允許任何狗說放棄。」-首領(《犬之島》上的領袖狗) 美國鬼才導演魏斯安德森的定格動畫電影《犬之島》一 如它的片名,狗狗不僅是全片的主角,更是主觀的敘事者。天馬行空的故事背後,探討的是人類的生存環境與對自身行為的反思。透過小男孩搶救心愛家犬的歷險記,以犀利卻不說教的方式,暗喻人類在權力鬥爭下,以各種糖衣美化自己的荒謬行徑。生態環保、種族歧視、階級對立、媒體亂象、流浪動物 …,魏斯以他一貫幽默諧趣的童話奇想,戲而不謔地衝撞體制,宛如一則警世寓言,留給觀眾迴旋的空間。   Daniel Sueiras Fanjul|IN MEMORIAM Edo uard Branches the 2nd|39.5×35×2cm(framed)|2018|Eucalyptus leave and Oil on Wood   Daniel Sueiras Fanjul|IN MEMORIAM¨el platanito¨|39.5×35×5cm(framed)|2018|Polychromed Rigid Polyurethane and Oil on Wood   你在看我嗎?我也正在檢驗你 如同魏斯電影鮮明的辨識度、馬卡龍般的影像調色盤,以動物肖像建立「作者論」的西班牙藝術家丹尼爾,藉由擬人化的逗趣表情、布爾喬亞的穿搭品味,讓我們在賞畫的同時,被栩栩如生的眼神和突梯的趣味吸引,宛如對著一面哈哈鏡,意識到自己何嘗不是披著人皮的動物?相對於不同的物種,我們究竟給予了什麼?對牠們又掠奪了什麼?自詡為萬物之靈、高高在上的人類,人性與獸性有時只是一線之隔。   華美框架下的道德憂鬱 西裝革履、圓框眼鏡、尊榮皇冠、復古拼花、普魯士藍、鵝黃、淡綠、淺粉 … 藝術家丹尼爾同導演魏斯一樣,對懷舊風情有種特別的迷戀,他們鏡頭下的主角有一種老派文青的雍容自若。為了呼應每幅作品的主題,丹尼爾平日精心蒐集從舊物市集或結識的古董商購來的畫框,特別是一些有歲月感、華美貴氣的巴洛克式風格。有時也逆向操作,從畫框本身的性格來構思相對應的動物肖像。每幅畫自成舞台,有幽默,有奇想,當我們面帶微笑細細瀏覽全系列作品,彷彿閱讀一本色彩繽紛的成人童話繪本,同時進一步思索,在華美的包裝、名片的頭銜下;在電腦視窗與手機屏幕的框架中,我們似乎變得世故而狹隘,漸漸丟失了初心的感動,對宇宙生命的尊重。 全宇宙就像一面大拼圖,萬物各得其所、自然繁衍,只要有部分拼錯,哪怕是最小的一片,整個宇宙就崩壞了。藝術家透過作品來寓言,唯有拋開傲慢與偏見的人類本位主義,尊重自然和諧共處,才有資格自詡為「靈長類人科動物」。   *作者論源自法國新浪潮運動,電影導演在一系列作品中,維持題材與風格上的一致性,形成鮮明的個人標誌,便可視為導演個人的作品。   Daniel Sueiras Fanjul|100 % WOOL|61.5×51.5×8cm(framed)|2018|Oil on Wood Daniel Sueiras Fanjul|FIASCO PARTY|31×31cm (framed)|2019|Oil on Wood   【延伸閱讀】 魏斯安德森(Wes Andeson) 1969 -。美國電影導演、編劇和監製。擅長以魔幻寫實的美術設計、置中的透視構圖,以及會心一笑的台詞講述深刻的人生故事,甚至將歷史事件包裹於看似滑稽的《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The Grand Budapest)電影之中,在藝術價值與商業表現都相當不凡。定格動畫電影《犬之島》更贏得 2018 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   Daniel Sueiras Fanjul|S.N. Retrato Ilustre CXVXVXVII|Ø20.5cm (framed)|2016|Oil on W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