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 Cultivate The Soul

      Time gives from to everything beautiful in life     非典型的由來 The Origin Of Atypical 陽光溫暖的撒落在桌上, 香薰機的香氣在陽光下變得清晰可見。桌子被型型式式的盆栽包圍著,與這張待過在德國圖書館的椅子相為伴。貫徹了伊日生活的非典型,這個會議室是一個異常舒適的空間。「這十八年好像在做的都是這一件事。就是在做綠色美學的推廣,不敢說我們是那種很執著的環保教條主義,可是對我們來說,怎樣對地球好,這是我們喜歡、也想要去做的方式。」溫柔的黃禹銘總經理微笑著說。十八個年頭就這麼的輕輕帶過,好像是最理想當然的事情。   「對我來說視覺的美其實很容易麻痺,可是比較內在的、比較文化的、比較心靈底層的,其實更需要時間慢慢地去耕耘,所以這是我們對綠色美學的想法。」而伊日管理團隊的背景,彷彿早就奠定了品牌的多樣性。「一開始伊日裡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是學戲劇的,現在的副總經理是學建築的,然後現在負責品牌行銷的主管是念美術的,會發現公司的組成好像不是那麼的典型。當然財務部主管學的是財務,除了財務以外,包括我們現在公司最資深的講師、芳香療法的講師,他是念服裝設計的。」他們成為不少活動的先驅者,不論是芳香藝術節,還是綠色藝術市集,他們的實驗性質開拓了生活的可能性。   那些浪漫的執著 The Dedication To Romance 但真正令同事們緊張的,是一個又一個很「不商業化」的決定,「我當然知道包裝精美的禮盒最好賣,可是基本上我們都堅持禮盒要付錢,收的大概是 80 元台幣。你有需要的時候才買包裝,因為地球上沒有東西是免費的。對我來說生日蛋糕不都是在家裡吃、公司吃,台灣人會在 KTV 吃,其實你都不需要盤子吧?只是我們習慣買蛋糕時,他旁邊都會幫你附盤子和叉子,一套那就是 10 塊錢,那是歐盟認證的綠色產品,是用竹子做的,它可以不只一次使用。其實我們做那一套的成本是 20 塊台幣,可是如果客人堅持要帶盤子,你要付 10 塊,我幫你付 10 塊。」他微微的點了幾下頭,說起了以前的餐廳品牌 — 日光餐廳健康廚坊的菠菜吐司來。 「菠菜吐司聽起來很簡單,但是想像每次我們要準備一百公斤的菠菜,菠菜很多泥土,如果你要把菠菜洗乾淨要有一大鍋水,去燙它十五秒,就要放在冰塊裡面,讓它保持比較漂亮的綠色,才開始榨菠菜汁,以及已經打碎了的菠菜,去做吐司。一斤菠菜,半條土司,當時半條賣 120 塊。」他帶著孩子氣的笑著,「那是不是很任性?可是我們做得很開心。雖然我們沒有把什麼社會企業責任報告書放在網路上,或者什麼 B 型企業阿,我們都沒有在做這些事情。可是我們始終自己很清楚的知道取之社會,用於社會的那個社會責任。」   就這樣帶點任性的企業到了第十年,團體裡過半數的夥伴都想要開一家書店當成紀念。「對我們來說,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中都可能有過一家書店,不管是哪家書店、書店老闆,甚至是一本書,可能都可以影響你很久很久。」與當時的餐飲品牌共存的書店得到了令人驚喜的營業額,「很多人來我們書店吃東西。我們第一個月的營業額就做了 120 萬,但是百分之九十的業績都來自餐飲。 開書店的時候我記得我們董事會跟我說的是,一年賠 50 萬就開下去,因為開書店是會賠錢的,只是大家覺得開書店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沒想到我們第一年還賺了 100 萬台幣,可是我們決定要轉型。」語氣堅定的他續說,「原因是因為當來的人都不是為了看書來的,其實開這個書店沒有意義吧。所以之後店裡面只賣燙青菜、很簡單的水較,是真的看書看到肚子餓時吃一點點東西。所以生意就不好了,可是我們很開心,因為看書的人就會來了。」   「然後我們就決定我們要開始開課,我們的講堂既然叫伊日美學講堂,它的教育課程當然就與綠色美學生活有關。所以不難想像的是我們開一些繪畫型的課,油畫課,可是我們也會開很專業的關於藝術史阿的課程與講座。同一道理,我們在那裡會有植物的的課,有找很有趣的老師來教花藝課程,可是我們也會請專家來談亞熱帶植物阿等等。我覺得自己對於美學生活的推廣,它分兩個層次,有一個層次我很在意的是實用性,但是我也很在意理論。」   他口中的「講堂」,除了是開課的地方和表演的空間,還是他們舉辦室內市集的場地。「我們家有辦一個很有趣的市集,早期叫做《一例不休》,現在叫做《不休市》。我們會辦一些不同主題的室內市集,譬如說之前辦過一次是談 25 歲的,我們找來的全部都是 25 歲的人!」而課程的導師同樣令人意想不到。 「我們之前做餐廳時很多人都說,叫我們的那些主廚來開課,我就不想開。可是我開的第一課的料理課程,是找一個白天在研究院上班覺得無聊,晚上就在 PUB 裡面打鼓的一個學歷很高的鼓手。他的夢想是成為一個很厲害的廚師,他想去旅行,想學世界各地的料理,我就找他來開料理課。他其實不專業,切菜也切的沒有廚師好,可是這樣的料理課更容易打動我。因為他不是專業廚師,所以他做的料理對一般人來說,更好學之外,在料理課裡面你還可以聽到看到一個人對夢想的執著。」     初心 The Very Beginning Mind 拒絕邀請名廚去講堂授課、在書店生意很好的時候把餐廳的區域收起、在日光餐廳健康廚坊發展迅速的時候讓餐廳結束,這些讓人訝異的決定在他眼中也是任性的一部份。「我們很清楚自己的資源跟能力都有限,所以會選在一個好像是『階段性任務完成了』的時候去實現我們下一件想做的事。就像是餐廳品牌,我們想做的不是開餐廳,我們其實想來談食農教育,就是飲食文化跟農業這件事情,談食物里程阿。 對我們來說,我們餐廳大概開八年,大家已經越來越能理解什麼是真正的食物了。」面對客人的不解,他們卻不曾懷疑自己所堅持的東西。「我們從來沒有把賺很多很多的錢當成公司的第一目標。賺合理的錢然後讓它變得有意義。我們不是反商業,只是我們覺得企業第一要有的是靈魂,第二就是你一定要做一些有意義而且是有趣的事。」   回到最根本的,是該如何「好好生活」。「就像我們堅持開書店,是因為手機看東西太快了,一個晚上如果你看電子書,你應該可以一直滑,不喜歡看就換一本。可是我覺得紙本書不一樣,你在翻一頁紙,跟電子書的差異就是在時間。你很餓的時候,你吃得很快,東西不好吃,你的目的只為吃飽。」他覺得也像是香港媽媽們煲的湯,「湯為什麼好,食材沒有多特別,沒有太複雜的廚藝,關鍵是時間嘛。我覺得沒有時間,就沒有生命的美好。」他輕輕苦笑了一下,說「世界改變的速度太快了,已經超過我們想像了。你要慢下來,然後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你才有辦法好好生活。你的渴望是什麼?」那顆有靈魂的種子,滿滿長成了大樹以後,還是有著相同的靈魂。     原文刊載:OBSCURA/VOL 27 撰文:Mansum Wong 攝影:Comus   關於 OBSCURA 成立於 2010 年,總部設立於香港。OBSCURA 為有熱情、具有傑出品味、並採取行動創建屬於自己風格的品牌們提供一個絕佳的園地。一年出版兩次的平面雜誌及網路平台,分享 OBSCURA 感到興趣的藝術、設計、文化和工藝。OBSCURA 極度讚賞人們身邊獨特又精緻的小事物、收集極簡單又歷久彌新的小奇蹟。OBSCURA 為全世界有願景的讀者們分享故事、發掘創意頭腦中的靈性與美學,並相信著日常生活中可以淬鍊美感。 請參考官方網站 Obscura Magazine 、OBSCURA 粉絲專頁  
  • FES 慶典|蓮輪友子個展

      蓮輪友子個展  Hasuwa Tomoko Solo Exhibition FES 義大利導演費里尼在 1972 年拍攝了一部電影《羅馬風情畫》,是以一半紀錄片、一半劇情片的形式組合出來的電影。一般來說「劇情」穿插「紀錄」的電影類型,目的通常都是利用「劇情段」去強化其表現主題,但《羅馬風情畫》則是反向將戲劇張力特別強的「紀錄段」作為關鍵表現,而迷幻超現實的「劇情段」似乎僅是章節的背景,費里尼也透過此手法打造了「回憶 / 現實 / 幻想」的豐富層次。   Isidoro-1|130×162×3cm|2019|油彩、畫布|Oil on Canvas   蓮輪友子向來擅長以她銳利的雙眼捕光捉影,她曾揹著鍋釜踏過摩洛哥拉巴特郊區的荒漠公路、扛著相機走過荷蘭恩斯赫特的每一個植物園、穿越西班牙馬德里的大街小巷,完成了一次次華美絕倫的系列個展;2019 年,她前往義大利的絕美之城羅馬。這次的個展《FES》取自義大利語「festa」( festival. 慶典)一詞。她用一種外來者 / 旁觀者的角度紀錄下這個城市的光彩,孤身走遍了遊樂園、噴水池等人群聚集的廣場,紀錄下親人 / 友人間的親密互動,把城市的「光」視為生命的能量,凝結在畫布之上。 費里尼在 19 歲時搬往羅馬,居住了三十餘年後才拍攝了《羅馬風情畫》。他用飄渺的旁觀的角度詮釋著心目中的羅馬,蓮輪友子亦是呼應於此,將無法被具現化的「旁人情感」轉化為自己的創作主題,勾勒出她這次的個展《FES》。 Isidoro-2|112×162×3 cm|2018|油彩、畫布|Oil on Canvas   蓮輪友子個展《FES 慶典》 日期| 2020.01.06 - 2020.02.02 ,週二 ~ 週日 13:00 - 19:00,週一公休 地點| 伊日藝術計劃 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電話| 02-2786-3866 Pietro-2|213.5×132.5×3cm|2019|油彩、畫布|Oil on Canvas
  • 台北藝術自由日 Free Art Fair

      自由應是一個使自己變得更好的機會。 Freedom is nothing but a chance to be better.   伊日美學生活基金會作為藝術生活的實踐者,從 2014 年開始舉辦一年一度的台北藝術自由日,試圖開啟一個 對話性的場域、視覺界域之外的想像空間。我們打造一個平台,破除所有限制,讓藝術自由的在這裡發生。 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藝術團隊,沒有任何負擔的盡情創作、自由交流。讓國際藝術家、策展人及藝術媒體看見這些 才華洋溢、等待被發掘的年輕創作者們。當我們創造出最大的自由,期待所有可能都實現。     2019 台北藝術自由日 「愛情神話 LOVE」 取自導演費里尼作品。 也許在不同世代、時空背景裡,情和慾之間的衝突、 靈與肉的紛爭, 愛慾糾葛都是狂歡盛宴的配料,我們都是藉著對人性的探索及嚐盡情感的千百種滋味所構成的複雜個體。  在這狂歡的派對裡,沒有什麼永恆不變,愛情如此,友情亦是如此。 這些不真實到詭譎地步卻又如此煽誘人心的樣貌在自由, 究竟會有什麼樣的演出,敬請期待!    活動日期|2019年12月6日至12月8日 活動地點|松山文創園區 2、3號倉庫 Free Art Fair 2019|第一階段參展名單   活動網站 freeartfair.tw 臉書專頁 @freeartfair Instagram @free_art_fair  
  • 彼岸絮語 Whisper of the Shores

      這次的展覽「彼岸絮語」是兩位法國藝術家 Claire Borde 和 Valérie Novello 的藝術疊影。她們透過風景想尋找的是她們各自在生命進程中追求的未知,也是她們對自身存有(Être) 所能投射的樣貌。因為這檔展覽,兩位藝術家敏感內斂的藝術語彙得以相遇,並交織出新的風景。   Claire Borde 克萊兒·鉑德 藝術家 Claire Borde 關注的那些不可名狀之物:溪流、晨霧、水面、風 ⋯⋯ 被她小心翼翼地存放在她的身體和靈魂之際。她來到畫布面前,在意識中召喚、琢磨著這些景物之間的關係。如同一個編舞家,Claire 透過細膩的身體感為這些內在風景找到形與色。當我們面對這些線條和色面的殘弱、稀薄、片段、顫抖、塗抹⋯⋯與其說藝術家是在創造,不如說是用繪畫和材質去汲取生命的軌跡。這種在描(drawing) 與畫(painting) 之間的創作狀態不禁讓人想到藝術家 Cy Twombly 的作品;然而 Claire Borde 筆下少了那種亢奮和丟擲 (jeté) 的動態,她不疾不徐地讓線條被意志牽引,讓顏料順著她的筆尖流淌。時而迂迴、時而斷續;時而堅定、時而軟弱。她的作品,是當下思緒與兒時記憶之間的迷走,也是一聲聲絕美的嘆息。   16 - Claire Borde - Souffle (6), huile sur toile, 18 x 14 cm, 201912 - Claire Borde - Entends le vent, huile sur toile, 100 X 100 cm, 2018   Valérie Novello 薇拉利·諾韋 藝術家 Valérie Novello 則以另一種方式理解著逝去的真實。系列作品「風景」(paysage)中,蠟是記憶的載體,這個半透明的材質將景物封存,並折射出了現實與回憶的距離。這些山形的團塊猶如縈繞在藝術家腦海中的思緒,憂鬱而濕潤,在混沌中逐漸明晰卻又難以觸知,也在虛實之間呼應著東方水墨的美學觀。2019 年的新作「地圖」(Carte) 延續風景系列的概念,發展出更形而上的維度。有機的脈絡和皺摺在半透明的蠟中相互隱沒。這張展開的地圖形同藝術家對其身體的總覽。系列作品「絲線」(filets) 則以一種接近素描的方式勾勒著介於建築和有機物之間的簡形。染色的和紙纖維被收成線段,相互交織成原生而固著的結構,像家屋、奇石,抑或是寄身的藤蔓,各種可能在支離與建構之間相生。   VAN200605|Valerie Novello|Paysage 5|30×22×1 cm|水彩、凹版、蠟VAN200607|Valerie Novello|Paysage 7|30×22×1 cm|水彩、凹版、蠟 2020 年初春,兩個纖細的靈魂在伊日空間交換著彼此的私語和凝視。她們通過創作,使記憶有了形狀,給予了時間重量,並讓生命在眼與心之間成為了詩。 Claire Borde / Valérie Novello 聯展 彼岸絮語 Whisper of the Shores 策展人|張凱鈞 展期|2020.02.13 – 03.08 地點|伊日藝術計劃 台北市南港區八德路四段 768 巷 5 號 4 樓之 1 電話|02-2786-3866 時間|Tue. – Sun. 13:00 – 19:00 週一休館   VAN200610|Valerie Novello|Paysage 10|22 x 30×1 cm|水彩、凹版、蠟  
  • 林宜姵個展 Lin Yi-Pei

      林宜姵個展 Lin Yi-Pei Solo Exhibition   藝術家林宜姵睽違兩年的全新個展,以《揚起韶光的扉頁》為展名,並以小說的形式寫下四篇章節,文章內容始於居住於淡水河旁的生活模樣,終於回歸自我,不帶遺憾的離開。藝術家同時藉由畫作與文字,描述人物關係的衰敗與時序空間的消逝,引領我們走進人生階段中新的扉頁,連結起自身生命經驗的投射與想像。 《揚起韶光的扉頁》   新增空白頁 一份關於時間的考題、關於生活的形狀、關於戀人的模樣…   Chapter 1 在濕溽溫度覆沒的日子裡,淡水河釋出黏稠的氣味,讓混沌居所裡的人們得以在理智包庇之外,享受孤獨的存在,也讓心中的昏暗被夜色溶解,好張望不完整的自己。當星星不再閃爍,不太良善的時間環帶裂出一日的邊際,透出斑駁的清晨,她就會伸出手,瞇著眼,閃避流竄於指縫的熹微晨光。光線溫柔得像蟬絲,穿梭在載浮載沉的塵絮之間。而她卻試圖在白日的溫情中,掩蓋真實活著的身軀與現實使夢碎的痕跡,不願昨夜狂妄凋零的枝枒被削去。 冬溫夏清,季節走過。在早衰的花季裡,那些曾經許諾的字詞,讓豔得傲慢的花凋零得無聲無息,同時也帶走她想要緊抓不放的信念,任平凡的日常透明化,凍結成冬日裡蒼白的話語。她想著,如果冬夜裡的神秘黑洞能讓時間不再無情地腐朽,那麼她願意拋棄黎明的到來,帶著那些曾被愛所關注過的人事物遁入其中。 賭上直覺的渴求,不再思議世界的虛實,讓畫筆循著思維的符碼創作,去哀悼深層意識中的記憶,或許就得以延續那顆最無邪的心、最無菌的親密距離。   林宜姵|Take me back|22×27×5 cm×3pcs|2019|油彩、畫布 林宜姵|疏冷的幅度|22x27cm x3pcs|2018|油彩、畫布 Chapter 2 存在主義式的時間裡,屬於伴侶的維度裡有一面鏡子,反射、照映她與他的內心,再從彼此身上看見自己。曾經以為鏡子裡出現的一切都真實無比,以為一起在這座吐納的城市活著就是相伴,以為月光是治癒膿瘡的過場,以為淚水能澆熄正悲傷的事。 看過海洋淘洗的漂流木、沒有恆常的潮汐、忽明忽暗的遠山。學會當臉上閃過失望的一瞬間,用熟練的笑顏包裝自己。直到她已經能抽絲剝繭去詮釋什麼是愛,才發現與真實相反的,不僅僅是鏡射造成的結果而已。 偶然遇見凋零的花、被撕破的一頁圖鑑、糾纏的枝幹…看似意義不明的偶然背後,隱蘊了數種令人著迷且不可見的運行結構,彷彿進入一座沒有盡頭的隧道,無法藉著體感與意識辨別空間是如何轉折,時間又用什麼方式老套的停頓幾秒。 他帶來難以對焦的不安感,模糊地偷走她的生命片段。無可救藥的,一起走入不可計數格局的迷宮,一種稱之為「宿命」的玩意。   林宜姵|The Relationship Cycle-II|35×35×3 cm×2pcs、35×45×3 cm|2019|油彩、畫布 Chapter 3 目光流轉,花開有爾。時間依然負載著一種感慨,不斷拆解他們錯頻的瞬間,伴隨諷刺的旋律。他們不願信賴它,以為逃離這個很想待著的地方,就能偷渡幾條經線,刪除製造衝突的網格。直到夢裡曾出現的景象如海市蜃樓般再現,夾帶迴盪在空氣裡無法令人放心取暖的溫度,彼此的差距年復一年地增加,每個格距都是孤獨的質數。 逃避。直到現實已經無法佐證關係的本質,彼此相伴卻相對,挑戰了寬容與極限,一切不再理所當然。他們遍體鱗傷,不留餘地。 命運默許的暴力、不宜解的謎題、無從解釋的玩笑、如俄羅斯娃娃般的命題…或許都是學會愛人的必要歷程。 Chapter 4 她想,雨水會不會捨不得天空? 那些殘忍的抱歉、被原諒的遺憾、非連續性的回憶流轉與混亂,使她的世界不得不縮成一顆安靜的繭,消失在深夜裡斑斕的煙靄。 無法徹底掌握生命輪廓的,只有自己。嚼著苦澀的旋律,撫平生命中突兀的音階,學會釋懷衰敗的結果。畢竟有些事不可不得,有些事無可奈何。只願那顆赤誠的心,不再成為殞落的一顆星。   林宜姵|覆沒日子的夾層-II|40×60cm|2019|油彩、畫布   「我要走了。」「你慢走吧。」 沒有再見的必要,我們就不說「再見」了。不帶遺憾的離開,如你原本的模樣。 新增空白頁     文字/作品 林宜姵   展出地點|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展出時間|11/30 (六) ~ 12/22 (日)                   週二~週日13:00-19:00,週一公休 聯絡電話| 02-2786-3866 詳情請參照 伊日藝術計劃 YIRI ARTS   林宜姵|The Relationship Cycle-III|80×50×5cm x3pcs|2019|油彩、畫布
  • 見世物的詩|高義勝個展

                                                                    高義勝|馴化者Domesticators|92.5x79cm|2018|紙本設色     高義勝個展 Kao I Sheng Solo Exhibition Freak Show Poems   藝術家高義勝的作品不只是為了給人帶來舒服的視覺感,而是想對生活中的理所當然、身邊的各種狀態,提出疑問或批判。生活中有許多不安的情緒,特別是人與人、人與自身的情緒疏離,作品裡的人物表情時常是冷漠不帶有情緒,透過表情之外的身體動作或其他物件,引導觀眾對畫面產生聯想。 「見世物」意指讓人觀看演出,內容不僅包含奇珍異獸的展出,還有雜技、雜耍、稀罕物或戲法等技術類的表演,同樣的也有出洋相、耍寶、當眾出醜的意思,人們可以短暫地體驗非尋常。                                    高義勝|蚊之聲Murmur of mosquito|62.5x42cm|2016|紙本設色   「我總是對他人凝視的表情,感到特別有趣。」人的交際互動中,最主要的部份是注意他人的表情和視線,透過這樣的行為,可以試圖猜測對方的心理。藝術家在觀察人們的情緒後,將其放大,成為畫作中被蚊子叮咬、寵物騎乘、親吻面具以及行為異常的他者。用水墨試圖表現公共領域中,人的精神狀態,藉由畫面呈現對人的關懷與本質。                    高義勝|荼蘼Rubus rosifolius var. coronarius|45x31.5cm|2019|紙本設色                       圖、文|高義勝   日期| 2019/07/13-2019/08/04 週二~週日13:00-19:00,週一公休 地點| 伊日藝術計劃 台北市八德路四段768巷5號4樓之1 電話| 02-2786-3866